姓李的瘪伊

priest情话整理

洛水流年:

皮皮真是情话使级,欢迎评论补充~(≧▽≦)/~








拿走,连身再心,买一送一,不用找零。




——《默读》




“对了,我的锁屏密码是……”




“我知道。那天的日期,你发现你妈妈自杀那天……”




“不对。是我遇到你的那天。”




——《默读》




我心中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,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,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,草扎的精神,从此万寿无疆。 ——《默读》




没有了……怪物都清理干净了,我是最后一个,你可不可以把我关在你家?




——《默读》




未经允许,擅自特别喜欢你,不好意思了。




——《默读》




你是我的人,你就算喘气,都跟我有关系,撇不清的,记住了。




——《默读》




你招了我,这也是个“仪式”,我给过你后悔的机会,现在退货反正晚了。




——《默读》








仿佛甜只有一瞬,苦却苦了很多年。




——《六爻》




想必若能死而无憾,就算是飞升了吧。




——《六爻》




“师兄,我不怕天劫,只怕你。”




——《六爻》




直道相思了无益,未妨惆怅是清狂。




(来自李商隐《无题》)




——《六爻》




风起于青萍之末,后扶摇而上九万里。




(化用楚国宋玉《风赋》)




——《六爻》




只觉千丈深渊,未及心上一捧桃花潭。




——《六爻》




千头万绪,无须多言,你已是我红尘中牢不可破的牵绊。




——《六爻》




洪荒千年的寂寞只融化在一个人身上,相依为命久了,牵绊早已深似北冥之海,只多看那个人一眼,心里就是一片草木荣华。至于其他……为师岂敢。




——《六爻》




我不知该如何待你,但无论怎样,绝不负你。




——《六爻》




这样浮光掠影地想一想,便觉千头万绪,摸不着头脑,未曾怦然,便已经心动。




——《六爻》








那时天还是清的,地还是厚的,交通还是拥堵的,地球还没有毁灭,余下的年岁也依然丰盈。而当年的校舍房屋、书本纸笔都已经放旧。




唯有旧人成了新。




——《过门》




“我一辈子都爱你。”




这一句话中像是有两条闪电穿过徐西临的耳膜,惊天动地的那条是“一辈子”,细小的余震是“爱”,一起摧枯拉朽地席卷过他,这让他那仅存的理智孤掌难鸣。




——《过门》




言语如锤,一落千斤,怎么能脱口而出?




只是少年人心易鼓噪血易热,总是不明白这个道理。




——《过门》




天地间羁旅客,离别三十余年,到头来,终有一聚。




——《过门》




我有一蓑烟雨,何不任平生。




——《过门》




同性恋敬健康和自由。




——《过门》




凡人的肉体终会腐烂,灵魂也难以不朽,一个人会变成什么样,是连自己都无从预测的,或者被诱惑,或者被逼迫,蒲苇并不坚韧,磐石也终有转移,山盟海誓这玩意再挂在嘴上,可能也只剩下说嘴打脸的作用。 ​​​




——《过门》




狗只能活十几岁。




灰鹦鹉的寿命有五六十年。




父母不可能跟你一辈子。




“我一辈子都爱你。”




——《过门》




他曾经以为,只要自己向前走,不断地向前走,不断地强大,总有一天,能挽回失去的东西,后来才明白,世界也在向前走、不断地走,旧的东西不断地变质蒸发、灰飞烟灭。没有什么会等他。




——《过门》




有些人的一生,大概只能在特定的年龄、特定的环境与特定的人动一次铭心刻骨的感情,伤筋动骨,让后面的都成为了狗尾续貂。




——《过门》








附一掌送抵江北, 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。




——《杀破狼》




给你 一生到老。




——《杀破狼》




何人知我霜雪催,何人与我共一醉。




——《杀破狼》




经年痴心妄想,一时走火入魔。




——《杀破狼》




大将军一言九鼎,战无不胜。




——《杀破狼》




花好月圆,美满如璧,好像都得瞎猫碰死耗子,人间深情只有那么一点,疯子拿去一些,傻子登去一些,剩下的寥寥无几,怎么够分?




——《杀破狼》




就算到了京城,也有义父护着你,不用害怕。




——《杀破狼》








“喜欢一朵花,不见得非得看见花开,喜欢一个人,不见得非得有结果,追求爱与美的过程怎么能叫无用功呢?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美好的过程,你不觉得吗?”




——《残次品》




他一直空荡荡飘在联盟议会大楼上的灵魂终于找到了梯子,一步步地走到人间。




而悲喜交加的人间,给了他一个混杂的芬芳与腐臭气息的拥抱。




——《残次品》




你没有放弃过的人,也不会放弃你。




——《残次品》




我带着深藏骨血的仇恨与酝酿多年的阴谋,把自己变成一个死而复生的幽灵 ,沉入沼泽,沉入深渊,我想埋下腐烂的根系,长出见血封喉的荆棘,刺穿这个虚伪的文明 。我到了淤泥深处…… 捡到了一颗星星。




——《残次品》




你要和我在一起吗?允许我用一枚戒指绑住你,在法律规定下,把余生分一半给我的那种。




——《残次品》




剩下一秒,也是我的。




——《残次品》








梦不知何时醒、何时灭,纵然天崩地裂,也见不得天日,原来都是青天白日下不敢细想的思量……那是从来无处表白的,那些生不得、死不得、忘不得也记不得的心。——《镇魂》




我连魂魄都是黑的,唯独心尖上一点干干净净地放着你,血还是红的,用它护着你,我愿意。




——《镇魂》




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,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,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,浑身上下,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。你要?拿去。




——《镇魂》




我接住了,你这一辈子,生生死死,死死生生,我都再不会松手,哪怕你有一天烦了、厌了、想走了,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,就算勒,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。




——《镇魂》




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,惊鸿一瞥,乱我心曲。




——《镇魂》




可是世界上有一种人,不是那种你怎么看怎么好,怎么闭月羞花,怎么非卿不可、就想从此君王不早朝了,而是你觉得,要是你对不起他,你自己简直就不是东西。”




——《镇魂 ​》




我既然肯为了你死,当然也肯为你活着,我求仁得仁。你一直也没掉过眼泪,别为了我哭。




——《镇魂》




有一个人,我和他萍水相逢,什么关系也没有,在他心里,我只是个说过两句话的陌生人。可我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。




——《镇魂》




“我确实是第一眼见到你,就三魂去了七魄,从此再也忘不了了。”




——《镇魂》




原来有一种爱情,是插在心上的刀。




(出自莫言先生的《生死疲劳》)




——《镇魂》




然而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,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,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,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:“回家吧。”




——《镇魂》








所有的苦难与背负尽头,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。




(出自2013上海交大毕业演讲)




——《大哥》




他一生所渴求的,全都伤他至深。 而他一生所憎恶的,全都令他魂牵梦萦。




——《大哥》




他的十丈软红尘就在掌中,而一切空灵或澄净的禅定都灰飞烟灭,他只想要把自己溺死在里头。




——《大哥》




当然是修你一世喜乐安稳。




——《大哥》




如果不是来的莫名其妙,怎么能算是怦然心动。




——《大哥》








周遭满是欢喜,我只顾着心疼。




——《山河表里》








-我不扛也总得有人扛




-别人扛不住了,还有我呢。除非你不要我,或者……我死了。




——《坏道》




走过所有苍苍莽莽、鬼魅从生,踽踽一人,而让我遇到你——才知道上苍其实也没有亏待我多少。




——《坏道》












你身上有光,我抓来看看。




——《天涯客》




幸好,我还没有特别喜欢你。




——《天涯客》




平江柳色青,花月遥相守。岁岁复年年,逢此冰消后。几回沧海平,山雪别云岫。一眼万年轻,唯此心如旧。




——《天涯客》




也许他们偶然于茫茫人海中相遇,不知彼此底细,可这不妨碍他们生来便是知己。




——《天涯客》




凉雨知秋,青梧老死,一宿苦寒欺薄衾,几番世道蹉跎……也不过一声“相见恨晚”。




——《天涯客》








既然群狼环伺,我一身独往,也能替你杀出一条血路来。生既无愧,又有何畏呢?




——《兽从之刀》








走过所有苍苍莽莽、鬼魅丛生,踽踽一人,而让我遇到你——才知道上苍其实也没有亏待我多少。




——《大哥》








终有一天,你会跨过静谧无声的洗墨江,离开群山环抱的旧桃源,来到无边阴霾的夜空之下。你会目睹无数不可攀爬之山相继倾覆,不可逾越之海干涸成田,你要记得,你的命运悬在刀尖上,而刀尖须得永远向前。愿你在冷铁卷刃前,得以窥见天光。




——《有匪》




经一场大梦,梦中见满眼山花如翡,如见故人,喜不自胜。




——《有匪》








这辈子心里都只有你一个人,下辈子也是,下下辈子也是,只有没有魂飞魄散,就永远念着你这个人。




——《七爷》




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……而已。我想着你,你便来了而已。




——《七爷》








人的一生之中,总要有那么一两个人,是可以不用百般度量,只是相逢便一笑的。




——《锦瑟》








只要人世间还有一点值得眷恋的温暖,他便能无畏地走向他该去的地方。也许那份感情难以穿越生死,可是它存在过,那就足够了。




——《逆旅归来》








相爱是一瞬间的事,相思可以跨越时空,可是相守,是一生一世的承诺。承诺风雨同舟,相依相持,承诺阴晴贫富,执子之手。




——《一树人生》








我想试试,看我有没有能力负担得起这样的生活……还有你。不,你是一场冒险。




——《无污染,无公害》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1162)

  1. 沧遗鹤洛子渡 转载了此文字